返回

池念傅庭谦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1章(第1/2页)
↑一章 目录 ↓一页
    m.hbtajn.net

客厅里的灯光投射在傅庭谦脸上,棱角分明的立体五官,显露出几分深沉之色来,夹在手指间的烟蒂星火点点。

他还是穿着优雅得体的手工西装,然而整个人看上去,却有股与他冷贵气质极不符合的颓靡气息。

池念从茶几上的烟灰缸里散乱的烟蒂,看出他待在这里应该挺长时间,她踌躇着要不要开口。

“池念。”傅庭谦低沉到几近嘶哑的嗓音,淡淡的带着几缕不知名的阴郁,“你是不是忘记我跟你说过什么。”

什么意思?

池念在脑袋里快速过了一遍,并未发现,这几日来她有什么地方惹到他。

别说惹,从帝爵地下停车场一别,她甚至见都没见过他。

“我听不懂你的意思。”

他无声无息坐在那里,把她吓到了不提,还突然问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,池念哪有心情理会他。

话音落下,她敛下眉目欲图上楼。

傅庭谦丢掉烟蒂,猝然起身,仗着长腿优势几步追上她,“听不懂你还跑什么,做了亏心事不敢见人,嗯?”

身板被他掰回来,池念简直感觉他无可理喻,“傅庭谦,你是不是有病?”

“我要是真有病,刚才趁你睡着了就弄死你!”

池念实在搞不懂,她究竟又如何招惹了这位冷面阎王,弄得他如此不快甚至杀上门来。

她思来想去,最终只得到一个答案,“傅庭谦,是不是我现在没有什么可以让你威胁的,为了离婚,你都开始用这种低劣的手段没事找事了?”

傅庭谦眼底的阴鸷如逐渐碎裂的玻璃,唇角边溢出细细碎碎的嘲,“离婚?还离什么婚?”

池念是愈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了。

池念抿紧唇,手攀上扶梯,不想跟他有多一秒的纠缠。

她上了楼,哪知傅庭谦没叫住她,反而竟跟了上来。

到主卧门前,听到身后男人紧跟其后的脚步声,池念加快步伐,冲进主卧,欲要把房门关上锁住。

门只阖到一半,就被男人的手掌抵住了。

池念用力几次,关不上,两人各自僵持在门内与门外。

她咬着唇,“傅庭谦,你让开!”

他浑身气势勃发,非但不让,反而冷峻的用力推开房门,进来后,一把将房门狠狠摔伤。

池念怎么看,都觉得他今晚格外异常,他进主卧,她就想出主卧。

可是她的手刚触到门把手,傅庭谦却攫住她,将她猛然带回。

身子猝不及防摔到大床上,摔的池念毫无防备,脑袋里满是天旋地转的眩晕。

顾不上控诉,瞥见男人扯了扯领带,朝着她一步步危险踱来,池念双手撑着床,防备又警惕的往后缩,“傅庭谦,你想干嘛?”

“看不出来?”他薄唇漫出丝丝缕缕的凉,“履行丈夫的义务,不是很理所当然的么?”

池念双眸扩开,脱口而出道,“你疯了?”

他冷笑,不以为然的靠近,“这三年来让你独守空房,委屈你了。”

看小说就来寒趣阁网 https://m.hbtajn.net

↑一章 目录 ↓一页